(,,#゚Д゚).

|・ω・`)做啥啥不好的废材 目前狛日中毒

练习 也懒得画完了_(:3 画画好难TUT画得好丑大概会是之后的黑历史
连头像都画不好的我真是超高校级的废鱼啊
想了想 还是给自己当头像吧(你

【狛日】You know I know

题目瞎几把起
平行架空世界 大概是业余写手的狛枝,和还没想好设定的日向
ooc 小学生文笔 流水账
非常多的私设 设定随便飞
ooc 欢乐向 大概喜欢玩梗 大家看着玩儿就好qwq
第一次发文有些害怕xx
很多bug 没有常识以及ooc(土下座)



















“嗯…日向君觉得再加个这样的设定怎么样?”

日向接过狛枝随手丢过来的稿子。

这可真可怜啊……绝对不是亲生的吧。日向腹诽。

狛枝看着日向犹如学级裁判里便秘的表情,解释道:“自己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这很绝望不是吗?但是跨过这个绝望的话就更加闪耀了!”

“所以我想给主角加上流着他最讨厌恶魔的血液设定。”狛枝摊开手,笑了一下,“不过这只是大纲呢,具体的话还要再完善一下…”

这根本就不是跨不跨得过的问题了,这是想把让你儿子把血抽干再希望更生吗!

“即使我再怎么说,这点你也是不会改的吧?”日向叹气。

“日向君真了解我呢,到时候你帮我修改下就好了。”狛枝伸出手臂揽过日向顺手抽走了稿子。

“到时候脱缰了我可不管。”被揽过去的日向顺势坐到狛枝旁边,瞥了眼显示码字到一半的电脑,“现在更?你今晚又不想睡觉了吗?”

有些责备的语气,令狛枝的眉眼笑得更弯。

“我这边不是很久没更了吗,最近都在赶稿……再不更我大概要用读者寄过来的刀片以死谢罪了吧。”狛枝轻描淡写地说着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日向君无奈地坐到电脑面前,滚动着鼠标滚轮浏览了遍:“我帮你更吧,我不想明天在这里听到尸体发现广播。”

“讨厌啊日向君,在程序里的梗就别提了,不会有的。”

“那你快睡!”

“是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也一样,晚安。”

日向将精力转回到屏幕前,记住狛枝码的最后一行字,开始寻找记忆宫殿里的文件。

日向的思维在众多放满书的书架边游走。各种五颜六色的书籍,放得满满当当,有些书被挤到角落里开始逐渐透明化。日向把它抽出来放进一个收纳箱里,才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接下来……日向熟练地来到了一个书架面前。

[K]M-20-g(3)

上面刻着意义不明的序列号。

按照现在这个剧情发展……狛枝应该放到这里了吧。日向从中拿出一本小本子,里面写得密密麻麻,然而翻到三分之一后面全是白纸。

已经构思到这里了啊,不过他没说更多少,今天就一章好了。

日向从记忆宫殿中出来,思索了会,键盘开始响起了敲打的声音。

……

日向和狛枝发现他们能共享记忆宫殿,是不久之前的事。

在思考前些天把草饼优惠券放哪里的日向,发现他的思维有些飘忽,转眼间开始清晰起来。眼前出现的是一座浩大的宫殿。

即使是见过15m的女高中生的日向,也有点震惊得半天没反应过来。他四处环顾,眼前大概是两个拼在一起的2号岛图书馆那么大,左半边的书架通体泛白光,书架排列得很整齐,放在上面的书从大到小从矮到高一一摆放得很好。相对而言,右半边蓝色的书架们就有些混乱了。

“这里是什么…?”日向疑惑地走向白色书架,“《3月31日布斯事件》《绝望残党目前走向》《塔和地区爆炸事故》……”

都是新闻?为什么这些新闻都没听过?

日向想伸手拿其中一本,却发现它纹丝不动。像是有感应般,书架边开始闪着警报灯。

意思是不能看?

满脸疑问的日向继续走到下一个书架,发现上面的书跟之前的状况一样如冻结般都动不了。

“这到底是什么啊…”觉得走不到尽头,日向打算调查完这一个后就放弃,机械般重复着之前的动作随手抽出一本书——

咦,能拿了?日向看向手里书的名字,《区区预备学科但却有希望之光的日向君》

“……”

想都不想,日向默默把书放了回去。转身走到对面的蓝色书架区。

面对有些乱的摆放,日向却不像第一次来一样轻车熟路地拐着弯翻出了一本小册子。它在微微地发着绿色的光。

“拖了狛枝的幸运,我也抽到了草饼精装盒的优惠券,为了不容易弄丢,我将它夹在了抽屉里的笔记本里。”

这是…自己的日记吗?我不记得有写过这东西啊?等等,草饼优惠券?

日向头顶的灯泡突然发光,眼睛一亮,立马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打开抽屉拿出优惠券。

原来放在这里了,我怎么会忘记了…

以及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身处在刚刚的书堆里,日向思考着之前的有些飘渺的体验。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飞快地跑到狛枝房间前敲起了门。

tbc(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