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Д゚).

|・ω・`)做啥啥不好的废材 目前狛日中毒

↑突如其来的脑洞顺手捏了一张游戏图
文自己写着玩儿…
想到哪写到哪。
欢乐恶搞向
毫无逻辑小学生文笔
ooc质量不要介意w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写的都是啥
能看下去就非常感谢啦ww


【狛日】这不是游戏!(上)



前方熙熙攘攘上下乱串的人头挡住了日向创想查看公告栏的视线,后方的人群也推搡着使他无法安稳地站稳脚跟。左手护紧挂在腰间上的剑,他试图挤进如铜墙铁壁的前方战线。

“不好意思,请让一让。”然而依旧纹丝不动。

日向创叹了口气,尽自己所能垫起了脚尖,凭借自己比别人高出好几厘米的外挂——他头上与众不同的天线,探测到了公告栏上的信息。

迅速浏览了上面的任务信息后,日向创挤出了人群,顺便多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这么多新手起步任务……那么就打猎搜集猪肝这个比较快而且收益也多吧!

日向创找了菜市场里的卖猪肉的大叔接了任务,随手发起了组队招募。

[寻一队友,一起绑定做任务,要求能互补]

好了,在等队友的时间里就先找道具吧。

[狛枝凪斗进入了队伍]

……

好快?!

日向创看到一个白发青年向他走过来并打了招呼:“啊哈日向君你好啊,我是你的队友狛枝凪斗。诶?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我也不太清楚啊但是日向君的头顶上有名字哦?”

看着狛枝凪斗指着自己的头顶,日向创疑惑地摸了摸自己天线更上的位置——硬邦邦,长长的,还有奇怪的轮廓。

“啊哈我忘记日向君是看不到自己的头顶呢我真是个没用的虫子…但确实是有的哦。”

嗯,日向创点头,他确信了这个事实,因为他也看到了狛枝凪斗的头顶上也顶着他自己的名字,再上点还有红色的血条和蓝色的魔力条。

“算了…反正都是游戏,也不奇怪吧。”

“嗯?日向君刚刚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我刚接了一个任务,你看这成不?”日向创把任务卷轴递给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看了下任务连连点头答应:“行行行,那么我们现在就去野外吗?”

“不,我要先拿道具。”狛枝凪斗看着日向创光明正大地打开了没有锁门的居民住处并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日向君…请问你这是在做什么?”狛枝凪斗跟着走了进去,日向创便突然翻起了民宅里的柜子。

“在找可以拿的道具啊,RPG游戏不都这样吗?”日向创被狛枝凪斗盯得有些不自在,翻东西的节奏乱了些,将话脱口而出。

“…?没想到日向君看起来严肃正经的人也会干出这种私闯民宅面不红心不跳地拿别人家东西的事情啊。”

“这…这种事就别说了!反正他们不会发现的,你也过来找啦!”

“是是,虽然做这些事情我这样的渣滓也是会觉得羞耻的但是陪着充满希望的日向君那就什么都无所谓了!”

“……”这个家伙都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

“嗯?日向君我找到了一个东西你看看啥。”日向创接过狛枝凪斗递过来的金色圆球的东西,头顶的天线顿时直直地竖起来。

狛枝凪斗好玩地看着天线的变化。

“复…复活丹!开什么玩笑仅仅一个新手城的居民村这东西都能被你找到狛枝你真是厉害啊。”日向创兴奋地拍了一下狛枝凪斗的后背,狛枝凪斗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头把木质地板砸出了一个窟窿。

“…………?!对不起!!你没事吧?!”被吓到的日向创连忙把狛枝凪斗扶起来,还好头没事,大概是地板质量太差了。

“没事…这就是幸运之后的不幸啊哈哈。”

以为是狛枝凪斗安慰自己,日向创出于责任心还是把他带到医院包扎了下。因为他们没有药水,日向创可是眼睁睁地看到狛枝凪斗头顶上的血条减少了一丢丢。

处理好狛枝凪斗的血条后,他们便往野外出发了。

“诶?不继续找道具了吗?”

“不…有一个就知足了。”

“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不愧是充满希望的日向君啊!”狛枝凪斗道。

其实一般找到一个精致以上级别的道具,那么就表示周围就不会再有良好的道具了,所以没必要再找下去。这种话日向创是无论如何不会说出口的。

野外猎猪,日向创在发现野猪时眼疾手快地抽出腰间的剑,两三步似的飞快地冲刺向前,一剑挑起时便趁其凌空之势将剑刺入腹部划开一口子钉入土壤。

顺利地庖出猪肝的日向创觉得隐隐之中有什么不对劲,转头便看到站在他后方的狛枝凪斗笑眯眯地抱着法杖看着他。

“狛枝…你在做什么?”

“我在看闪闪发光的日向君啊。”狛枝凪斗理所当然地笑道。

“别光看你也要做事啊!”

“因为我觉得日向君一个人也可以办得到,我这样的废物上去可能就会碍手碍脚了吧。不过既然日向君这么要求了,那么我去其它地方吧。”这么说着的狛枝凪斗走向了更深的树林区中。

虽然他们各个地方都符合不了日向创组队招募要求的互补,但他们的职业一个近战一个远战是可以配合好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狛枝凪斗似乎在避免与他一起战斗,日向创将疑问放在一边,继续庖起猪肝。

反正之后会有机会让他一起配合的。

日向创这么擅自地决定了。

与狛枝凪斗汇合后,两人一同将任务需求品交给委托人。

店铺大叔掐着烟挠了挠下巴看着他们交过来的任务卷轴,清点完物品后咧嘴一笑,豪爽地将一小袋沉甸甸的金币丢给日向创:“小伙子干事挺快的啊!而且带上来的东西还超出我的要求,东西就多给了你一点了。”

日向创检查了下袋子里的金币,比委托卷上写的报酬多了些,而且还给了两瓶小药水。这大概是狛枝凪斗的功劳,他带回来的猪肝数量把日向创的呆毛惊得颤抖了下。日向创都有点愧疚于之前对狛枝凪斗的指使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日向创趁好感度热乎着向大叔打听情报:“老板,请问你知道[公主]现在在哪吗?”

听闻大叔的目光闪烁了下,便了然地笑了起来:“现在的话我不清楚,但是听昨天来过的[勇者]说过,[公主]最近在西城有出现。”

“谢谢老板。”

“小伙子,你是[勇者]的话,那可要好好抓紧提高历练了。西城那边的人也不少了。”

获得大叔给的情报后,日向创道谢完便拉着狛枝凪斗离开了店铺。

接下来要赶紧刷够经验和金币,然后去西城了。日向创浏览着已经没人观看的公告栏,开始找划算的任务。

“原来如此…日向君不仅是[冒险家]也是[勇者]吗!啊哈我真是太幸运了!”

无视后方狛枝凪斗的自言自语,日向创把一堆任务卷轴塞到他怀中,其实可以的话更想堵住嘴。

“说什么啊![勇者]和[冒险家]没什么两样吧,说起来你不也是[冒险家]吗?”日向创吐槽。

“我这样的虫子当然不能和充满希望闪闪发光的[冒险家]相提并论了!能和[冒险家]一起进行任务修行,对我一个小小的魔法学者来说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

日向创惊讶:“所以狛枝你…是没有目的地和我组队吗?你可以找更安全的修行模式。”

听着日向创的建议,狛枝凪斗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日向君说得没错,但是已经不能再改了不是吗?”

日向创的眼睛暗了暗,狛枝凪斗说得没错,[解散队伍]已经变成不可操作的灰暗状态。

“好了,再磨蹭下去的话[公主]就要从西城跑掉了。”狛枝凪斗挥着手上整理好的任务卷轴,“这么多委托,日向君要好好加油啊。”

说得好像你也不用做任务一样。日向创腹诽,没时间想太多的疑问,和狛枝凪斗把任务刷完等级提高才是优先。

tbc.
(想了想还是下篇就完结啦)

练习 也懒得画完了_(:3 画画好难TUT画得好丑大概会是之后的黑历史
连头像都画不好的我真是超高校级的废鱼啊
想了想 还是给自己当头像吧(你

【狛日】You know I know

题目瞎几把起
平行架空世界 大概是业余写手的狛枝,和还没想好设定的日向
ooc 小学生文笔 流水账
非常多的私设 设定随便飞
ooc 欢乐向 大概喜欢玩梗 大家看着玩儿就好qwq
第一次发文有些害怕xx
很多bug 没有常识以及ooc(土下座)



















“嗯…日向君觉得再加个这样的设定怎么样?”

日向接过狛枝随手丢过来的稿子。

这可真可怜啊……绝对不是亲生的吧。日向腹诽。

狛枝看着日向犹如学级裁判里便秘的表情,解释道:“自己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这很绝望不是吗?但是跨过这个绝望的话就更加闪耀了!”

“所以我想给主角加上流着他最讨厌恶魔的血液设定。”狛枝摊开手,笑了一下,“不过这只是大纲呢,具体的话还要再完善一下…”

这根本就不是跨不跨得过的问题了,这是想把让你儿子把血抽干再希望更生吗!

“即使我再怎么说,这点你也是不会改的吧?”日向叹气。

“日向君真了解我呢,到时候你帮我修改下就好了。”狛枝伸出手臂揽过日向顺手抽走了稿子。

“到时候脱缰了我可不管。”被揽过去的日向顺势坐到狛枝旁边,瞥了眼显示码字到一半的电脑,“现在更?你今晚又不想睡觉了吗?”

有些责备的语气,令狛枝的眉眼笑得更弯。

“我这边不是很久没更了吗,最近都在赶稿……再不更我大概要用读者寄过来的刀片以死谢罪了吧。”狛枝轻描淡写地说着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日向君无奈地坐到电脑面前,滚动着鼠标滚轮浏览了遍:“我帮你更吧,我不想明天在这里听到尸体发现广播。”

“讨厌啊日向君,在程序里的梗就别提了,不会有的。”

“那你快睡!”

“是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也一样,晚安。”

日向将精力转回到屏幕前,记住狛枝码的最后一行字,开始寻找记忆宫殿里的文件。

日向的思维在众多放满书的书架边游走。各种五颜六色的书籍,放得满满当当,有些书被挤到角落里开始逐渐透明化。日向把它抽出来放进一个收纳箱里,才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接下来……日向熟练地来到了一个书架面前。

[K]M-20-g(3)

上面刻着意义不明的序列号。

按照现在这个剧情发展……狛枝应该放到这里了吧。日向从中拿出一本小本子,里面写得密密麻麻,然而翻到三分之一后面全是白纸。

已经构思到这里了啊,不过他没说更多少,今天就一章好了。

日向从记忆宫殿中出来,思索了会,键盘开始响起了敲打的声音。

……

日向和狛枝发现他们能共享记忆宫殿,是不久之前的事。

在思考前些天把草饼优惠券放哪里的日向,发现他的思维有些飘忽,转眼间开始清晰起来。眼前出现的是一座浩大的宫殿。

即使是见过15m的女高中生的日向,也有点震惊得半天没反应过来。他四处环顾,眼前大概是两个拼在一起的2号岛图书馆那么大,左半边的书架通体泛白光,书架排列得很整齐,放在上面的书从大到小从矮到高一一摆放得很好。相对而言,右半边蓝色的书架们就有些混乱了。

“这里是什么…?”日向疑惑地走向白色书架,“《3月31日布斯事件》《绝望残党目前走向》《塔和地区爆炸事故》……”

都是新闻?为什么这些新闻都没听过?

日向想伸手拿其中一本,却发现它纹丝不动。像是有感应般,书架边开始闪着警报灯。

意思是不能看?

满脸疑问的日向继续走到下一个书架,发现上面的书跟之前的状况一样如冻结般都动不了。

“这到底是什么啊…”觉得走不到尽头,日向打算调查完这一个后就放弃,机械般重复着之前的动作随手抽出一本书——

咦,能拿了?日向看向手里书的名字,《区区预备学科但却有希望之光的日向君》

“……”

想都不想,日向默默把书放了回去。转身走到对面的蓝色书架区。

面对有些乱的摆放,日向却不像第一次来一样轻车熟路地拐着弯翻出了一本小册子。它在微微地发着绿色的光。

“拖了狛枝的幸运,我也抽到了草饼精装盒的优惠券,为了不容易弄丢,我将它夹在了抽屉里的笔记本里。”

这是…自己的日记吗?我不记得有写过这东西啊?等等,草饼优惠券?

日向头顶的灯泡突然发光,眼睛一亮,立马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打开抽屉拿出优惠券。

原来放在这里了,我怎么会忘记了…

以及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身处在刚刚的书堆里,日向思考着之前的有些飘渺的体验。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飞快地跑到狛枝房间前敲起了门。

tbc(大概)